首页 > 民生 > > 正文

来源:海安手机报时间:2018-11-09 17:36

 ■ 戴智勇
  小时候,父母经常教育我要爱惜粮食。那时懵懵懂懂的我自然没有理解其中的深意,当我渐渐长大,才体会到没有改革开放,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时光。
 
  我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小时候的我是爷爷的“小跟班”。爷爷当时是县城食品公司的司秤员,在我的印象里,爷爷下班后经常会到水产公司买螃蟹回来吃,每天到了爷爷下班的那个点,我都会守在楼梯口,看到爷爷回来就闹着要抓一只螃蟹玩。然后爷爷牵着我的小手,带我回家。这时候,奶奶已经将水烧开,爷爷揭开锅盖,把洗好的螃蟹放在蒸笼上。不一会儿,原本还横行霸道的“褐衣军团”便换上了橙黄色的新衣,老老实实地排列在盘中。那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光了,爷爷去世后,我回到了农村跟父母一起生活。
 
  不得不说,那时候农村的饭菜还是比较简朴的,家里早晚都是稀饭、咸菜,中午可能会有几个素菜。尽管这样,我们比父辈们还是吃得好多了,这也许是我们“80后”所享受到的改革开放的第一缕阳光吧。
 
  小时候,我最喜欢的要数过年过节到亲戚家作客了。每逢过节,桌上有鱼有肉,这时,父母总会将鱼肚上肉嫩刺少的那部分夹到我碗里。但我总觉得意犹未尽,就再用肉汤或者鱼汤拌饭,吃上满满两碗汤拌饭,撑得直打饱嗝。过年的时候,我们村里挨家挨户请年酒,每家每户把腊月里的“咸货”蒸熟了,做成冷盘,然后再到乡里的菜市场买一些新鲜的熟食,在亲戚邻居里找几个心灵手巧的帮忙摘菜、烧火、炒菜,一般都是8个凉菜、8个炒菜再加8个汤菜。热菜刚上的时候,凉菜已经被清理一空了,第二个热菜还没上来的时候,第一个热菜已经被扫荡干净了,就这样一直到汤菜快结束时,大家再每人盛上满满一碗饭,用桌上剩余的汤拌一拌,甚是满足。
 
  农村有句话说,娘家侄子命根头子。小时候,我最喜欢到两个姑姑家里作客。小姑姑家在县城,每年暑假我都会去住上一个礼拜,小姑姑知道我喜欢吃冬瓜炖排骨、卤肉、捆蹄,因此,饭桌上总少不了这些。每次从小姑姑家回来,村里人便说我胖了、白了,心里难免有些乐滋滋的。大姑姑家在李堡,那时候交通不是很方便,从大公骑自行车到李堡要两个小时左右,但经不住鲜海鱼、白虾的诱惑,每每到了暑假,我都会吵着闹着父母带我去大姑姑家玩两天。但是那时候父母都很忙,一般两三年才能去上一次大姑姑家。但凡去了,大姑姑总会到屋后的菜市场,跟几个熟悉的小贩买些新鲜的海货回来,让我美美地吃上几顿。
 
  上学那段时间,饭店还是海安大街上的“稀有物”。饭店的客流量也很少,饭店老板要是能接到一两桩大生意能笑得几天都合不拢嘴。步入21世纪,百姓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,饭桌上的菜开始丰盛起来,鱼肉已经成了千家万户的“家常菜”。百姓的物质文化需求日渐增长,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吃饱了,他们更加追求吃得科学、吃得健康。于是,海安的养生会馆、农家乐等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很多人家把婚宴、生日宴、企业年会、年夜饭搬到了酒店,在品味美食的时候,还能享受“视觉大餐”和“文化盛宴”。很多饭馆不提前几天预定,还会出现一桌难求的现象。农村里的家宴也不需要像从前那样,只需打个电话,请一套专门办理宴席的厨师班子上门服务,自己根据订餐标准验收一下菜单就可以了。
 
  生活富了,肚中的油水也足了,但是人们没有忘记传统,也时刻以自己的行动自觉践行“光盘行动”,“打包”是大家的口头禅。新时代下,我们更要继承优良传统,以实际行动为海安发展注入“营养快线”,为海安人的“饭桌”再添“新菜”。